您现在的位置:湖南普法网>法治文苑

半生惟独宿 一世不贪钱

 文章来源:学习时报  作者:胡海升  时间:2021-01-16 23:12:35 

——清嘉庆年间的朱珪

乾隆晚年,清朝的官僚体系日益腐败,和珅权倾朝野,专横跋扈,贪赃枉法,可以说是由盛转衰的征兆。嘉庆即位后,希望能重振吏治,挽回颓势。但是,内有官员中饱私囊,外有起义叛乱频发,国家已经积重难返。即便如此,嘉庆的勤勉还是值得肯定的,他肃清和珅集团,打击贪腐,启用一大批清廉能臣,无疑为清朝的夕阳残照增添了一抹亮色。朱珪正是乾嘉过渡时期的重要人物。

朱珪是浙江萧山人。他7岁入学,读的是四书五经,学的是经世致用。正如那个时期所有志在青云的读书人一样,他走过了艰辛的考学中举之路。15岁便入顺天府,从师顾河干先生,学习秦汉古文。1747年,乡试中举,时任刑部尚书阿克敦称赞道:子年少而魄力大。朱珪第二年即中进士,随后又任上书房行走。

帝师是朱珪的第一个身份。在他之前,乾隆曾经给皇子选派过几个老师,比如尚书奉宽、工部侍郎谢墉,似乎都没有收到很大效果。嘉庆帝从朱珪这里学到的也是四书五经、文章诗词,但是朱珪在讲授过程中,更注重将中国古代政治家治国理念和仁政思想编成故事穿插进来,或者理论联系实际,将这些思想融入到日常生活之中,嘉庆帝十分喜欢。

嘉庆帝还是皇子时,勤学不倦,常年在书房中读书,忽一日,想到古代读书人皆有书房,尤其在命名上显出书房主人的雅趣和心志,便也想为自己的书房取名,想来想去,没有思路,于是询问师傅朱珪。朱珪说:勤学者有余,怠者不足,有余可味也,可命此书房曰“味余书室”。通过书房命名,朱珪将“勤学、勤政”的道理讲了出来。

4年上书房行走之后,朱珪被外调到福建省任学政,临行前为这位未来的帝王留下一封书信,其中讲到《五箴》,即养心,敬身,勤业,虚己,致成。这十字箴言后来被嘉庆帝当作座右铭,不仅成为修身养性的方法,还成为他后来勤政治国的准则。朱珪希望将儒家内圣外王的思想落实到这位未来的帝王身上。

作为帝王师,朱珪对嘉庆帝宽仁政风的形成产生了巨大影响。嘉庆帝是清朝入关后的第四位皇帝。清代皇族入关后,开始还排斥汉文化,后来发现要想统治偌大的中国,必须精通其思想精髓。于是,儒家的修身治国之道成为清代皇子的必修课。能够影响皇帝施政和德行的,当然是皇子的老师。嘉庆一朝,朱珪对嘉庆的影响最为深远,包括其个人思想和施政风格。

1799年,乾隆帝去世,被后世史学家多有称道的康乾盛世落下帷幕,清朝陷入茫然无措之中。当天,在外任职的朱珪被召入京城供职,以辅助亲政不久的嘉庆帝。在回京的路上,朱珪上疏一道,力陈此后嘉庆帝应该遵循的治国方略,说道:思修身严城期之介,于观人辨义利之防。君心正而思维张,朝廷清而九牧肃,身先节俭崇奖清廉,万物昭苏,天信民顺。朱珪的上疏中说的依然是修身正心、利义之辩等儒家之道。

此后,朱珪在朝廷任职期间,始终向嘉庆帝进言要广施仁政,嘉庆帝在执政过程中,也将宽仁放在了首位。这一点突出表现在处理和珅这件事上,甫一亲政,嘉庆就立即将和珅集团拿下,并准备来一次大刀阔斧的清肃。后来由于朱珪的进言和劝解,嘉庆帝没有大开杀戒,只是将和珅余党逐出内阁,并赐和珅自缢。

可以说,朱珪儒家宽厚的施政作风,有利于皇权平稳过渡,减少局势震荡。但从另一方面说,由于宽仁,没能将朝廷的不正之风彻底清除,使其继续在朝野蔓延,为清朝的衰落埋下了伏笔。清中期政治积弊日久,必须下以猛药,方能重振朝纲,刮骨疗毒,才能重获生机。这种宽仁的政风也体现在后期镇压白莲教叛乱之中,实行“剿抚兼施”,希望能够通过潜移默化的引导,使其消除暴戾之气,但并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。这也是朱珪的历史局限性。

但可以肯定的是,作为帝师,朱珪将儒家正统的仁政思想传授给了嘉庆。早期教授皇子读书期间,后来临朝辅政之时,宽仁始终都是朱珪的主导思想。

廉臣是朱珪的另一个人格身份。在嘉庆一朝任官,清廉和谨慎是必须的,才干倒在其次。大概是由于王朝后期,贪腐成风,清廉就显得十分可贵。朱珪一生品行清廉,虽然官至宰相,却刻苦如寒士。乾嘉之交,朝野贪官横行,吏治败坏,勒索民财,官官相护等不正之风大行,身为朝廷大员的朱珪却出淤泥而不染,洁身自好,清贫如故。

《朱文正公神道碑后记》中记载一则故事,颇能言明朱珪的清廉之风。朱珪在担任山西布政使时,有一个身为下级的诗文朋友,名叫吴重光。吴重光善于词赋,可以说和朱珪志趣相投,于是被当作知己。一日,朝廷下诏,调朱珪入京。他却苦于没有路费,只好将这位诗友兼下级叫进来,向其借钱200两,还发债券。吴重光一看惊呆,唯唯诺诺,哪敢接受上级的债券。朱珪严肃地说:你不要债券,难道是想贿赂我。吴重光只好接受了债券,第二天将200两送来。所谓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,朱珪身为主管一省财赋的官员,却穷到连回京的盘缠都没有。从中可以看出朱珪的认真和廉正品格了。

1806年,77岁的朱珪在乾清宫与嘉庆帝商讨国事,忽然眩晕倒地,不省人事。皇帝将最好的御医招来,为其诊视。没想到御医也回天无术,又过几日,朱珪病逝。

嘉庆帝对于朱珪的离世十分悲伤,连续颁布两道上谕。第一道说:“大学士朱珪持躬正直,舐节清廉,经术淹通,器宇醇厚,服官五十余年,依然寒素,家庭淳睦,动循矩法,徇不愧为端人正士,晋赠太傅,入贤良祠。”第二道说:“昨因大学士朱珪磕逝……赐谥文正……朱珪立朝五十余年,外而歇历督抚,内而洧直纶扉。”古代王朝,谥号是对一个人的盖棺论定。所谓“生有名,死有谥,名乃生者之辩,谥乃死者之辩”。名号是对活人的称呼,谥号是对死人的评价。朱珪死后,谥为“文正”。文正是对一个官员生前德行从政的最高评价。有清一代共有八位谥号为“文正”的汉臣,朱珪是第三位。

嘉庆帝还用一首诗赞扬了朱珪的一生,其中有一句“半生惟独宿,一世不贪钱”,的确是朱珪的写照。他去世时,床上只有一个布被、布褥,甚至不如一个普通人家的排场。40多岁,朱珪丧妻,此后就一直独居,未曾续弦。半生独宿,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志向。

朱珪的从政历程足够光辉了,他18岁中进士,后来当皇子的老师,接着全国地方级的大员做了不少,后来回京又官至宰辅,成为股肱之臣。但是,他的本质还是一个志向高洁、清廉自守的读书人。(胡海升)

Copyright 2003-2012 fzhnw.com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湖南 版权所有
主办单位:湖南省守法普法工作办公室 地址:长沙市韶山北路5号 联系电话:0731-84588782 E_Mail:yfzshn@qq.com
本网首席法律顾问:湖南五湖律师事务所 主任律师 郑宇敦 电话:0731-85157902 湘ICP备09027896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202000537号 技术支持:湖南红网